重庆水务(601158.CN)

【原创】重庆水务仲裁请求遭“反击” 葛洲坝要求赔偿1.01亿

时间:18-12-18 18:50    来源:凤凰网

原标题:【原创】重庆水务(601158)仲裁请求遭“反击” 葛洲坝要求赔偿1.01亿

【财联社】(记者 崔文官)在收到重庆水务(601158.SH)子公司的3亿多的仲裁请求之后,葛洲坝方面终于做出了回应。日前重庆水务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九龙县汤古电力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龙公司”)收到葛洲坝五公司“反仲裁”申请。

2018 年 6 月,九龙公司作为仲裁申请人已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请求裁决葛洲坝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葛洲坝五公司”)承担违约责任,赔偿九龙公司约3.35亿元违约金,而今葛洲坝五公司则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反请求:请求九龙公司支付尚欠的工程款等费用1.01亿元。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葛洲坝五公司最近涉及诉讼多达426宗,多数涉及违约纠纷问题,这意味着即使重庆水务能够“赢”下仲裁,后续也将面临执行的问题,这对于三季度净利润下滑的重庆水务而言无疑雪上加霜。

葛洲坝五公司反击

九龙公司系重庆水务的控股子公司,为九龙县日鲁库、中古、汤古等三个小型梯级水电站项目(总装机规模4.4万千瓦)的项目法人。其与葛洲坝五公司的纠纷源于8年前的一桩合作。

公司此前曾公告称,九龙公司与葛洲坝五公司于2010年7月2日签订《九龙县汤古、中古、日鲁库水电站工程建设总承包合同》(以下简称“《建设总承包合同》”),合同约定葛洲坝五公司就“九龙县汤古、中古、日鲁库水电站工程”实施总承包施工,并对合同价款、工期、工程款支付、及违约、索赔、争议等事项进行了约定。2015年4月8日,九龙公司与葛洲坝五公司签订《九龙县汤古、中古、日鲁库水电站工程建设总承包合同补充协议》。

《建设总承包合同》及《补充协议》签订后在履行过程中,葛洲坝五公司违反合同约定,给九龙公司造成损失。经双方多次协商仍未就本施工合同纠纷事宜达成一致,九龙公司遂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请求。

公司仲裁请求要求确认与葛洲坝五公司签订的《建设总承包合同》及《补充协议》已解除;对已完工程中质量合格部份工程按合格工程量的80%结算并由葛洲坝五公司退还九龙公司工程款;请求裁决葛洲坝五公司赔偿九龙公司对本项目投入资金的利息损失、赔偿九龙公司因工期延误产生的项目管理费用支出损失和工程造价成本损失、向九龙公司支付违约金、赔偿九龙公司因本案产生的仲裁费、鉴定费、保全费;请求裁决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三峡葛洲坝支行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所涉标的额共计约3.35亿元人民币。

此后公司收到《重庆仲裁委员会仲裁申请受理通知书》,目前尚未开庭审理,不过葛洲坝五公司对此似乎并不认同。2018 年 12月,葛洲坝五公司就上述案件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反请求。葛洲坝五公司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反请求:请求九龙公司支付尚欠的工程款、因地质变化导致的工程增加费用及葛洲坝五公司垫付的林业罚款和永久征地费、律师费;请求九龙公司赔偿停窝工等损失;九龙公司承担因本案产生的仲裁费、鉴定费、评估费等费用,仲裁反请求所涉标的额共计约 1.01 亿元人民币。

重庆水务业绩显疲态

公开信息显示葛洲坝第五公司是中国葛洲坝集团骨干子公司之一,主要以路桥工程和铁路工程为主业,成立至今有30多年的历史,公司注册资本金为人民币6.7亿元,具有水利水电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港口与航道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公路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市政公用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房屋建筑总承包一级、桥梁工程专业承包一级、隧道工程专业承包一级、公路路面工程专业承包一级、公路路基工程专业承包一级、土石方工程专业承包一级资质。

财联社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等渠道获悉,葛洲坝五公司诉讼纠纷缠身,涉及的纠纷诉讼遍及全国各地,其中法律诉讼426宗,裁判文书327份,其中很大部分多为合同纠纷。

对于葛洲坝五公司的纠纷,有长期关注基建的券商研究员称,“部分系受到宏观大环境影响所,最近两年建筑、环保、基础设施运营等均有些下滑,具体葛洲坝五公司自身的问题,因其不是上市公司所以了解的不多。”

有长期接公司纠纷案件律师告诉记者,“像葛洲坝五公司这种官司缠身的公司,重庆水务即使最终赢得仲裁,也要面临执行的问题,违约金能否及时足额的要回仍旧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这对于业绩已经开始显露疲态的重庆水务来说,并非什么好消息,公司半年报显示,2018年1-6月经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8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3.77%;实现净利润7.96亿元(不含少数股东损益),较去年同期减少22.14%;每股收益为0.17元,较去年同期减少19.05%。

而重庆水务公布的2018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营业收入36.1亿元,同比增长16.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9亿元,同比下降6.99%,基本每股收益0.29元。

对于上述仲裁对公司的影响,公司多次致电重庆水务董秘办,但是一直无人接听。不过公司在公告中称“目前本案尚未开庭审理,是否会对上市公司损益产生负面影响:本次公告的仲裁反请求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本案尚处于仲裁受理阶段,暂无法判断对本公司本期利润和期后利润的影响。”